追记全国“两学一做”先进典型许光:艰苦朴素 清正廉洁
2016-12-07 07:49:00
 

  2016年的第一场大雪让大别山披上了“银装”。

  一群从北京、郑州还有信阳来的记者踏雪来到新县。他们是为许光而来,中宣部在全国选定3个“两学一做”先进典型,其中就有许光。

  许光的次子许道仑把记者领到小潢河边一套普通的居室。60多平方米的居室内有上世纪60年代的军旅皮箱,70年代的实木柜子,80年代的简易木床,90年代的台式电视,以及一堆发黄的报纸、工作笔记……

  许道仑说:“这都是父亲留下的,虽然不值钱,但让我觉得他还在,他留下的精神财富,让我们世代受益!”

  受益的不只是许家。两天采访之后,记者们深有感触,许光留下的精神财富不正是我们当下弘扬的吗?!

  将门之后,不比职位比贡献

  “在别人眼里,我是开国上将许世友之孙。”许道仑坦言,“然而自记事起,我却从来没有感受到这耀眼的光环能带来什么好处。从小到大,父亲就教导我们,‘我早把高干子弟的帽子摘掉了,你们更不能戴!’不管是当兵、当工人、当干部,不要与人比官位,要比做了多少事!”

  这是许家近乎苛刻的“家规”,是许光一生的坚守。

  1982年,河南省军区拟提拔许光到信阳军分区任职,他却主动要求转业到县人大工作。1985年,许世友将军去世后,武汉军区一位领导出于对老首长后代的关心,提出调许光到武汉军区机关任职,他也婉拒了。

  县人武部政工科原科长丁进先谈起自己的老战友许光充满敬佩:“有很多提拔的机会,许光都让给了别人。就这样他科长干了七八年,副部长干了五六年,从转业到退休的十多年间,一直都是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。”

  在新县,许光大小也算个“官”,可在许多群众心中,许光却永远是他们的“许大哥”。

  田铺乡河铺村农民朱词柱说,分田到户不久,田铺乡的群众经常翻山越岭到大山那边的湖北境内去打米磨面,一来一回得一天时间。县里帮扶干部“许大哥”来了,一趟一趟跑,协调来了电,村里开起了打米磨面坊。

  过了几年,许光又来到河铺村。见乡亲们依然吃的是河沟、田沟里的水,他又出面协调,为山村引来了自来水。

  多少年了,乡亲们还在念叨“许大哥”。2013年1月10日上午,许光遗体告别仪式在老家田铺乡许家洼村一个山坳里举行,许家洼的道路两旁摆满了花圈,绵延数里。凛冽的寒风挡不住四面八方赶来送别的父老乡亲。

  他们说,无论如何也要送“许大哥”最后一程!

  共产党员,不图享受图心安

  谈到许光,都会谈起许光爱抽烟,但他抽的却都是最便宜的烟。

  “有一次,我发工资后,想到父亲快过生日了,就给他买了两条10元一盒的烟。”谈起往事,许道仑几度哽咽,“没想到烟拿回去后,父亲却非常生气,一定要我去给他换成2元一盒的。”

  许光一直生活比较拮据。早先,孩子老生病,他忍痛卖掉了陪伴自己十来年的自行车。1974年,曾有恩于许光的王树声大将在北京不幸逝世,许光获悉后,回到房间大哭了一场。他多想到北京送将军最后一程啊,但无奈囊中羞涩,竟连前往的路费都没有。

  然而,贫穷的许光却又非常慷慨。为关爱生活困难的老红军,多年来,他从工资中拿出“节余”,关心资助红军后代130多人次,总额不下10万元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,随着拜谒许世友将军墓的游客增多,县旅游部门想把将军故里开发成旅游景点并收取门票。许光二话没说,把自己的“祖业”许家老宅无偿交了出去。

  一般说来,搬家都是越搬越好,可许光一生搬了几次家,却越搬越差。在县人武部时,单位分配家属房,他主动把房子让给外省籍干部。转业到县人大,住房面积不增反减,60多平方米的斗室,一直住到他安详离世。

  香山湖管理区书记杨桂枝5年前的一次修鞋偶遇,使她见识了“将门之后”的平民本色。那天她去为新买的高跟鞋钉鞋掌,遇上一位穿着洗得发白蓝色中山装的干瘦老头,拎着一双六七成新的手工布鞋,非要钉一层“轮胎底”,说是又耐磨又防水。他和修鞋老汉聊得火热,显然很是熟识。等他走后,那修鞋老汉才神秘地告诉她:“知道他是谁不?他就是许世友的大儿子、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许光!”

  1992年,许光退休。办手续时有同事提醒他,退休和离休在待遇上相差较多,如果能够证明是解放前参加工作,就能享受离休待遇。早在1948年,许光就在部队穿上了军装,还有许多战友健在。这本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,许光只要简单证明一下就行,可他没有。当时一位县领导感慨,有人伪造简历办离休,而许光符合条件却放弃。有些亲友不太理解,许光却淡然地说:“比起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红军后代,我们应该知足了。”

  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的淡定。

  领导干部,不谋私利谋坦荡

  许光有4个孩子,都是爷爷取的名,“昆、仑、江、海”,爷爷希望他们都能自强自立,磊落大气。

  这也是许光的精神追求,光明磊落,坦坦荡荡。

  大儿子许道昆、二儿子许道仑都曾到部队当兵,但都是当了几年兵后就复员了。如今,两个儿子都是县里的普通职员。

  许道仑至今保存着退伍前父亲的来信。许光在信中勉励儿子:“你的学习是有进步的,这一点要抓紧,不能放松。因为现在地方和部队什么都是要文凭、要考试,当工人、招干、考学,哪一步都是要凭考试,不合格就不行。”

  大女儿许道江在北京工作,每次回家探亲从信阳下了火车,再坐几小时的公共汽车到新县,已经是县领导的许光从没有用公家的车接送过一次。

  小女儿许道海信阳师院毕业时,有机会留在信阳工作,但许光却说,“回新县有什么不好,新县教育正需要人呢。”就这样,道海成了新县一名普通教师。

  许光经常鼓励妻弟杨定根:“年轻人干工作,一要入党,二要得奖。”后来杨定根入了党,也得了奖。他向许光提出能否帮他从泗店乡文化站调到县里工作,没想到刚刚还和他聊得很投机的姐夫突然变脸:“你个人搭梯个人上,想让我给你搭梯,没门!”

  许光一生不愿“沾光”。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住院,院方基于许光的情况,说费用可以缓交,许光坚决不愿意,直到亲眼看到儿子交了两万元才肯入院。

  住院后,许光还特别提出“三不”:不用进口药、不做过度治疗、不给子女添麻烦。凡是他认为昂贵的医疗都拒绝接受。住院20多天就闹着要回新县。没想到回到新县一个月后,就突发心脏病离世。

  这就是许光,一个干净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无我的人,一个党的人!

  正如新县县委书记吕旅所言:“许光清廉为官、干净做人、艰苦朴素、无私奉献的崇高品德,是我们永远的精神激励!”(河南日报记者 胡巨成)

来源:河南文明网    责任编辑:安艳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