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时代的“活雷锋”刘真茂:我们做这么点事 算什么
发表时间:2012-02-28   来源:光明日报

 

  图为刘真茂家人数最多的一张全家福。从左至右:刘志平、尧臣香、刘真茂、孙女、刘志华、大儿媳妇。通讯员 唐大柏摄

  1、2、3……画面中有6个人。这是记者认识刘真茂一年多以来,所抓拍到的人数最多的一张全家福。刘真茂一家9口人,在画面中还缺两个孙子和小儿媳妇。

  2月23日,也就是《新时代的“活雷锋”》见报的当天下午,记者来到宜章县长策乡,希望采访刘真茂的家人。难得的是,刘真茂恰好有事情下山。我们决定把他们叫到一起,拍张全家福。

  刘真茂的妻子尧臣香今年63岁,有着端庄的脸庞,开朗的笑容。尧臣香说:“这几十年总算‘熬’过来了。说实在话,当初对老刘是不大理解的,舍弃一切,守护大山,太投入了,个人和家庭牺牲太大。尤其是我1980年得了癌症,老刘陪着到广州去看了一次病,以后就指望不上他的照顾了。自己熬药吃,几十年只能吃清水煮菜,不能吃炒的菜,怕上火。我知道,得了这个病,心态是最重要的,不能郁闷,可是我一想起老刘总不在身边,就不能不郁闷。”

  尧臣香又说:“2001年,你们来采访,我是躲的,要拍照我也不拍。那时候心里对老刘的气还没消。慢慢的,我又想,是不是错怪老刘了。他对这个家庭不够负责,但他对狮子口大山负责,对国家是负责任的。”

  1980年尧臣香就被检查出来患有乳腺肿瘤,1988年刘真茂带她到广州人民医院检查时,发现已开始恶化。当时家庭经济困难,没有钱动手术,一直自己寻草药治疗。开始,刘真茂是山上山下两头跑,到了1993年,山上只剩刘真茂一个人,他下山的时间就少了,要下来也是半夜,打个转身就走。

  尧臣香有个性,烦起来也骂人,也怨人,但她没有选择离开刘真茂,而是带着病痛把家庭支撑起来。这位两岁就没了娘,从小自立自强,有着39年党龄的女共产党员,默默地选择了承担和牺牲。

  记者问刘真茂:“最想对家人说的是什么?”

  刘真茂说:“对不起!”

  尧臣香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。

  刘真茂随即又说:“可是,你们也知道,我只顾得了一头……”

  尧臣香点点头,又破涕为笑,在孙女的脸蛋上使劲“吧”了一口。

  大儿子刘志华是长策乡武装部副部长。他说:“大家都夸爸爸坚定,我说过他‘固执’,还跟他吵过架。就说我弟弟结婚的事,当时我打电话要他下山来,因为弟弟结婚时32岁了,想让爸爸下山一起操办喜事。可爸爸说他离不开,我说请人代守两天山,他说请人不放心。我说你也太不近人情了,这也是一个父亲的责任呀。弟弟结婚了,一家人坐在一起高高兴兴、团团圆圆,多好!可他就是不下山,我就说他太‘固执’了。但总的来说,我是敬佩他、支持他。我给他送书送报,送米送菜,春节期间也上山去陪他几天。”

  刘志华找出一本“书”,一边翻一边说:“不要说爸爸无情,你看这本作文书,是爸爸一剪刀一剪刀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小学生作文,一篇一篇粘贴起来的。做成一本这样的作文辅导书,要蛮长时间。这样的‘书’,爸爸已经做了两本,是给两个孙子的礼物。这样的礼物是用钱买不到的。”

  小儿子刘志平一直笑着,不说话。记者让他说说,他说:“现在大家都在学父亲造林护林保护生态,我这当儿子的当然更要学。我今年已承包了几百亩荒山,准备植树造林,树苗买到了一部分,正在组织劳力挖坑、备肥。今天我爱人本来也要来的,但陪孩子在长沙治病,赶不回来。”

  记者问他孩子是什么病。

  刘志平说:“是重度弱听,平时要带助听器。提起这个,我要说,爸爸学雷锋真是学到家了。自己的孙子治病要花钱,家里也困难,但爸爸去年听说有个叫李志勇的中学生得了白血病,做骨髓移植要一笔很大的钱,他立马要我们从他的工资里拿出1000元,请人带给李志勇的父亲。”

  “初中毕业以后,我曾为‘朋友义气’走过弯路,爸爸带我到山上住了一段时间,很受教育,又送我到部队当兵,让我走上了正路。我有一个好爸爸,一个好妈妈,一个好家庭,我很满足。”刘志平说。

  刘真茂说话了:“今天大家聚在一起了,我就给你们说说心里话。党和人民给我们这么高的评价,我不安。希望全家人以后要更齐心、更争气。我们做了这么点事,算得了什么?当年,光是狮子口大山一带牺牲的红军战士就有好几百人。我在部队的那个军长杨绍良一家14口人上井冈山,杨军长当时只有8岁,是家人用箩筐挑上山的,后来活着回来的只剩下4口人!我们家3个党员,3个复原军人,为护山造林做点事,是应该的,我们要继续干,好好干!”(记者 唐湘岳 本报通讯员 薛 斌 唐 天)

上一篇:
  • 已是第一篇

下一篇:
责任编辑:张青玲
分享到: